?老婆竟是老闆的“处理货”   人妻小说 

喜从天降:好老总亲自为我说媒

? ? 今年27岁的刘洪利出身于一个农民之家。家境贫困,初中毕业之后,他便
离家四处打工谋生。
? ? 在建筑工地做了6年泥瓦工后,一心想改变命运的他一横心,花了2000
多元钱进了当地一家汽车驾驶培训学校。取得了驾驶执照后,他便跳槽到一家食
品厂开起了送货车,月薪增加到了2000多元。但他还是不满足,仍然留意寻
找待遇更好的工作。
? ? 2002年4月,刘洪利偶然在报纸上看到,南京市下关区某大型建筑公司
需要一批卡车司机,负责往工地上运送钢材等建筑材料,开出的工资比他的月薪
整整高出了500元。
? ? 刘洪利非常动心,觉得南京比荷泽应该更有发展潜力,他一冲动就辞了职,
到了南京。
? ? 南京这家建筑公司负责招聘司机的是副总经理吴光。吴光40多岁,既是副
总,又是老总的弟弟,因此,在公司里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。
? ? 让刘洪利沒想到的是,吴光第一次见到他,就对他很感兴趣。
? ? 吴光不但对刘洪利仔细打量了一番,还详细询问了他一些家庭情况。得知刘
洪利不是南京人,父母都是农民,并且还未婚后,吴光满意地说:「好,我就需
要你这样的人。」
? ? 刘洪利就这样在南京留了下来,当了一名在工地上专门拉石材的司机。
? ? 刘洪利幹事踏实又泼辣,沒多久,就赢得了同事的一致好评,几位热心的工
友听说他还是单身汉,还张罗着帮他介绍过几个女朋友,只是因为种种原因都沒
有成功。
? ? 其实,关于婚姻问题,刘洪利也不是沒有考虑过。他已经24岁了,是到了
考虑婚姻大事的时候,可是以他目前在南京的收入,他实在是不敢多想。他决定
好好挣两年钱,然后回湖北老家找个好女孩成家过日子。至于找南京城里的女孩
儿,他想都不敢想。
? ? 一天,副总吴光的专职司机小张突然对他说:「老总对你好哇!」
? ? 刘洪利一头雾水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沒想到小张笑眯眯地告诉他:「吴总说
你小子讲义气,能吃苦,是个好兄弟,要亲自给你介绍物件!」

? ? 听说公司副总经理要亲自给自己介绍女朋友,刘洪利既惊又喜。性格耿直的
他想,吴总这么关心我这个打工仔,这是多大的关照,求都求不到呢!何况,吴
总认识和看中的女孩,肯定非常不错!
? ? 因此,他连吴光介绍的女朋友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沒问,就连声说「好」。
? ? 小张被他这副样子逗笑了,接着告诉他,当天晚上下班之后,吴总会做东请
他吃饭,顺便约他见见那个女孩子。
? ? 临走时,小张还特別叮嘱他:「吴总这么对你,你小子可得为老总着想,別
到处张扬这事,免得老总不好做人。」
刘洪利似懂非懂地连连点点头……
? ?? ?? ?? ?? ?? ?(二)自己的媳妇总关心恩人老总
? ? 当天下午,刘洪利心里一直难以平静。他一会儿觉得自己运气真好,遇到了
一个体贴下属的老总;一会儿心里又直打鼓,不知道吴总介绍的姑娘长啥样,会
不会有什么毛病……
? ? 思来想去,他最后决定了:不管这姑娘是丑八怪还是瘸子,我刘洪利都要了!
不然,怎么对得住吴总的好意!
? ? 当晚快下班时,刘洪利点跟随吴光和小张一起去了一家饭店。
? ? 几人落座后,吴光拿着功能表看了看,头也沒抬地问了刘洪利一句:「爱吃
什么?」
? ? 刘洪利说:「随便,什么都可以。」
? ? 看着吴光那阴沉着的脸,刘洪利心里直犯嘀咕:吴光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?
他不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……
? ? 很快,吴光点的十几个菜全都上齐了,但他说的那位女孩子却还沒到。
? ? 刘洪利见吴光不停地发短信,一个大老总还发短资讯?看来与那个女孩的关
系非同一般。
? ? 半小时后,吴光的手机响了,他拿着手机出去接听。又过了约10多分钟,
吴光回来了,身后跟着一位年纪在25岁左右、长相非常标緻的女孩。
? ? 吴光对刘洪利说:|她叫张红燕,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女朋友。她现在南京
珠江路上的一家酒店里当收银员。」
? ? 刘洪利忙礼貌地起身,对女孩说:「你好!」
? ? 女孩只是沖他淡淡地笑了笑。
? ? 刘洪利见女孩这么漂亮,早就乐得合不拢嘴。只是这顿饭吃得并不愉快,除
了刘洪利,并沒有其他人表示很高兴,连小张都沒有多话,只是闷着头喝酒。
? ? 当晚分手时,吴光语气很重地对刘洪利说:「红燕是我老婆买首饰的时候认
识的姐妹,这么漂亮的姑娘,要不是看在你小子还算勤快的分上,怎么也不能便
宜了你!」
? ? 从此,刘洪利与张红燕谈起了恋爱。3个月后,在刘洪利的要求下,两人就
同居了。
? ? 刘洪利一改多年的节俭习惯,经常给张红燕买礼物。从几十元一支的口红,
到3000多元一条的项鍊,在半年内就花了近8000元。
? ? 尽管如此,刘洪利还是发现,张红燕对他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,却对吴光的
行踪非常关心,有时还会绕着弯问他:「你们吴光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新情况了?」
? ? 这让刘洪利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与此同时,刘洪利从小张嘴里得知,吴光也
经常向小张打听他和张红燕的生活情况。 
? ? 自从有了张红燕这个漂亮的女朋友,刘洪利对吴光除了尊重之外,更多了一
份感激。只要是吴光的事,他总是第一个出头,小到搬家,大到拉货,不管多忙
他从不推辞。
? ? 有一次,一位司机背地里骂吴光「缺德」,他还差点跟人家大打出手。
? ? 一天下午,刘洪利和张红燕一起逛街时,突然想买条内裤,但他一时又不知
道买多大尺寸的,便让张红燕参谋一下。
? ? 沒想到,张红燕竟脱口而出:「吴总每次都买两个XX号的,你比他瘦,就
买一个X的就行了。」
? ? 刘洪利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:她怎么连吴光穿多大的内裤都知道?她和吴光
究竟是什么关系?她那么漂亮,为什么会看中我?吴光又为什么要将她介绍给我
……刘洪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? ? 渐渐地,刘洪利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疑点。张红燕经常莫名其妙地对刘洪利发
脾气,有时甚至从出租屋出走,一走一个星期也不回来,平时晚归更是家常便饭。
? ? 刘洪利几次提出要带张红燕回老家见见的父母,都被张红燕一口回绝。刘洪
利提出要去拜访张红燕的家人,也遭到她的拒绝。有时候,他想在工友们面前显
示一下自己找了个漂亮的「老婆」,要张红燕参加一些他和工友们之间的聚会,
但张红燕每次都以「沒空」拒绝了……
? ? 2004年五一节前夕,刘洪利再次请张红燕在节日期间,随他回一趟湖北
老家。但无论他怎么哀求,张红燕不但不同意,还说:「我母亲病重,我要回老
家芜湖。」
? ? 刘洪利虽然心里一百个不舒服,却也无可奈何。
? ? 节日就过完了,刘洪利想到张红燕从芜湖回来后,有可能先回她自己的宿舍
去,于是他吃过晚饭就去了一趟张红燕的宿舍,想帮她把小屋收拾干净。
? ? 幹完活已是晚上10点了,沒想到出门时,刘洪利竟意外地看到张红燕正从
一辆轿车里钻出来,而小张正殷勤地帮她开车门。
? ? 刹那间,刘洪利只觉得热血沖顶。他指着张红燕的鼻子说道:「你行啊,连
老总的司机都可以随便使唤……」
? ? 张红燕却淡淡地说:「我刚回来,在车站遇到了张师傅,就请他把我送回来
了。」
? ? 小张也连忙打哈哈,表示张红燕说的是事实。刘洪利沒话可说了,心里却气
愤难平。
? ? 从那以后,刘洪利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样开心过。他怀疑自己的女朋友跟吴光
「有一腿」,却苦于找不到证据。他因此常常一个人喝闷酒,动不动就和工友吵
架。

? ?? ?? ?? ???(三)真相大白,老婆原是老总处理的“垃圾”
? ? 2004年6月20日是个星期天,那天晚上,几个司机说要出去喝酒散心,
拉上了刘洪利。
? ? 席间,一位姓陈的司机连番灌酒,弄得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刘洪利更是生气。
后来,他干脆一把推开陈司机,不高兴地说:「不喝了,我老婆还在家里等着呢!」

? ? 这位姓陈的司机是东北人,在公司开混凝土搅拌车,以前曾做过吴光的专职
司机。他一看刘洪利不给面子,立刻放下酒杯,大声说:「什么老婆?兄弟,不
是我说你,那不过是吴光的『垃圾』……」
? ? 刘洪利一把揪住陈司机,要他说清楚,但在场的几位工友却都不让陈司机说
了,还把陈司机硬往外推。
? ? 刘洪利哪里肯放陈司机走,大声骂道:「不敢说的是杂种!」
? ? 酒后的陈司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他当众高声说道:「你以为你那宝贝是什
么东西?她怎么不敢跟你到车队来?因为车队的人都知道,张红燕其实就是吴光
的二奶……」
? ? 刘洪利的肺差点气炸,当场和陈司机撕打成一团。
? ? 酒劲过后,刘洪利心里沮丧极了,他意识到陈司机十有八九沒乱说。
? ? 第二天,他又找到陈司机,在他的逼问下,陈司机终于说清了来龙去脉:
? ? 原来,张红燕以前是建筑公司的接待员,被吴光包下来后,才转行做了收银
员。2003年以来,张红燕还为吴光打了两次孩子,都是由工地上做饭的大婶
照顾的。后来,事情被吴光老婆知道了,吴光这才慌了手脚,趁着选司机的机会
找到了沒钱沒势的刘洪利,把自己的二奶「处理」掉了……
? ? 陈司机还告诉他:「其实,后来的情况,小张是最清楚的。」
? ? 6月21日下午5点,刘洪利找到了吴光的司机小张。
? ? 毕竟同是打工的司机,小张不再隐瞒,他告诉刘洪利,5月6日那天,他根
本不是偶遇张红燕,而是按照吴光的吩咐到酒店里接的张红燕。
? ? 小张还说:「其实,这些事情都是欺上不瞒下的,你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,
可谁知道你心眼那么实……」
? ? 想想自己近半年来在张红燕身上倾注了那么多感情,再想想自己在对吴光感
恩戴德的时候,有多少人在背后耻笑……
刘洪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他想,这是多大的耻辱,吴光做得太龌龊了,太不把
自己当人了!
? ? 当晚6点,他冲动地去找吴光算帐。
? ? 谁知,他赶到吴光的办公室时,吴光显然早已知道了他的来意,根本不让他
进门,甚至大骂他:「你这个只配吃剩饭的土包子!」
? ? ……
? ? 当晚,刘洪利沒有回出租屋,而是在工地上过了一夜。他翻来覆去地想吴光
对他的羞辱,最后愤然做出决定:绝不放过这个混蛋上司!
? ? 这天早上,刘洪利携带一把大扳手,早早地躲在吴光位于南京市玄武区的家
楼下。见吴光刚刚走出楼梯口,他就抡起扳手沖上了上去,重重地朝吴光的后脑
门砸了下去……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【完】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去應聘做護士的經歷
评论加载中..